收藏本站
我的资料
   
查看手机网站
18922474209  QQ:1071002203
中小学个性化培优      名师上门家教       线上双师辅导
天气信息
新闻详情

深度!教育部 “超前培训负面清单” 为何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?

浏览数:8 

编者荐语:

教育部出台六科超前培训负面清单后,在观察君的文章下出现一边倒的评论,或许读者都是行业从业者的缘故,我们听不到另一个群体的声音。今天这篇文章是资深一线老师从多方角度分析,超前培训负面清单到底影响了谁,会带来什么影响,希望给大家更多思考。

以下文章来源于东霖学堂 ,作者雷东霖老师

真实世界是复杂多样、混沌变化的,不是非黑即白,也罕有绝对的对错。就同一事件,争锋相对的观点可能是基于不同的立场或角度,都有各自的道理。

目录:
一、负面清单引发的争议
二、分层教学应该被大力支持
三、“一刀切、形式化”的减负
四、减负逻辑中的矛盾和困惑

一、负面清单引发的争议

近日,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印发义务教育六科超标超前培训负面清单(试行)的通知》发布。

其中,数学负面清单,分三个学段(1~3年级,4~6年级,7~9年级),三方面内容(数与代数,图形与几何,统计与概率),如下图:


和大部分教育文件一样,该负面清单引发广泛争议。

支持方认为:

1、超前超标教学违背了学生的“认知发展规律”或“教学规律”。小孩子认知水平理解能力跟不上,揠苗助长,只能是填鸭式教学,死记硬背。要脚踏实地,打好基础,不要贪快求难。

2、超纲培训扰乱学校教学秩序。部分孩子提前学了,在学校就不好好学。学校老师教学进度不好把握,或是默认大家都已经学过,导致教学质量下降。

3、摇号与负面清单相得益彰。此举可减弱焦虑和攀比,避免剧场效应(有一小撮人超前学,大家都超前学,愈演愈烈),家长焦虑学生累。

反对方认为:

1、快乐教育不等于懒散和放养,这样下去,很多优秀的有天赋的娃就渐渐平庸了。教育政策应该是规定好下限,不应该设限上限,人才的发现和上升通道应该顺畅,天赋应该被鼓励和培养。

2、学校和机构都教的简单,可是考试不简单,考试需要区分度。初升高和高考不摇号诶,竞争并没有减弱,择优录取的原则不变,还是少数人上名校。这是逼家长自己在家里教吗?

3、这个负面清单过于具体,却又和现实比较脱节,会产生很多荒诞搞笑的情形,比如:

(1)“如果我认识了千,再加个零却不知道是万,那我是不是傻子?如果我已经会了两位数加减法、三位数加减法,难道我会做不出四位数加减法?”……都已经学会进退位加减了,那么到底是做三位数还是四位数或五位数?……小学生真的会因为区区一个四位数加减法而头秃吗......(摘录自公众号【格十三】)

(2)二年级的小男生写了张纸条给喜欢的女孩子,本想装装文艺:Hi Jenny, I like you.女孩子拿起纸条冲到了办公室:老师,他提前学习了英语书写,他超纲了。(摘录自公众号【格十三】)

(3)

(摘录自公众号【大熊老师爱学习】)

正方观点多从认知和思维发展规律、教学规律、减负初衷、揠苗助长、教育公平、政策动机、社会治理、家庭教育等更抽象宏大的角度切入;反方观点多从具体的教学场景、负面清单的可操作性、学生个体成长、分层教学、升学与考试是竞争、家长的顾虑等更具体细节的角度切入。

双方的立场,看问题的角度,关注的点都不一样,观点就会不一样,都有各自的道理。接下来我要谈谈我的一些思考,欢迎留言区交流讨论。

二、分层教学应该被大力支持

作为一线教师,实践证明,分层教学,利远大于弊。我在以下两篇文章中有较多的探讨。

一周前,我在《华二劝退文引发的一些思考和建议》中写道:

摇号让学校之间的生源差异变小,却让一个学校内部的生源差异变大。摇号的初衷绝不是让大家在一起和稀泥……

校内的分层教学、走班制、特色班等,就应该被鼓励和好好设计,既要有教无类,也要因材施教。我们既要让优秀的孩子吃得饱,也要让后进的孩子得到足够的关照和帮助,而不是揠苗助长……

分层教学无关歧视和不公平,这是科学与教育规律,也是真正的为每个学生着想。分层教学会不会导致学校重点培养优秀学生,而忽视后进生呢?这个问题本质上不是由分层教学导致的,取决与我们如何评价一所学校的教学成果……



一年前,我在《超前和减负,各有各的困局》中写道:

如果是兴趣与成就感驱动,你可以超前学习,较快地熟练掌握知识,而高效带来的学有余力,又可以进一步扩大学习的深度和宽度,形成良性循环。

”超前学习“是相对于”正常节奏“的学习而言的……如果全部按照“正常节奏”走,优秀的孩子会被拖慢脚步,受到耽误;而学习较差的孩子则被强行拖着走,也觉得吃力。

同一个孩子在不同学科领域的天赋不一样,可以在擅长的学科上学得更深更快。对教学大纲和进度的强制统一其实是不合理的。忽视学生个体差异也是当前教育中的一个老大难问题。

经常遇到中考数学接近满分的同学,考入了很好的高中,但一进高中数学就跟不上了。因为一些初中不要求、不深入的内容,在高中老师眼里却是默认大家都应该掌握的内容,特别是在一些好高中……

三、“一刀切、形式化”的减负

1、人与人之间的背景、智力、兴趣爱好、学习能力不一样,学生不是标准化的产品,教学更不是标准化的生产过程。分层教学很有必要(上海一哥华育中学说他们要分三层),但实际操作中,应该不会像下图那样分那么多层,这样会过于繁琐,可操作性低,且对教育资源的配置带来很大考验。
一个理想化的分层教学模型

教育政策可以去兜底下限,但不应该控制上限。一刀切式的减负将教学难度和进度限定在一个狭窄的范围里(如下图),左边的学生跟不上,右边的学生吃不饱。减负越猛,吃不饱的学生就越多。长此以往,学生的学业水平会越来越集中,向平庸集中,而不是向优秀集中。
如果教学只能限制在中间这薄薄的一层,那分层教学也无从谈起。

2、一刀切式减负,趋同式教学,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减负,还会增加一些更没有意义的负担。学的简单,考试拉不开差距,但升学、高考的录取比例又不会提高,那大家比拼的就是谁更细心,更熟练,更少犯错,这可能会导致更多机械重复的训练。中考没有考到接近满分的成绩就不算好,多一分就可以甩开多少人,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,对一些不那么细心但足够优秀的学生来说也不公平。

学校教的少、简单,放学早,那就去外面机构学。机构也不许超前超标,那我跳级报班可以吧,我请私教或找老师团课可以吧,家长在家里教可以吧(家长的负担也上来了,不仅仅是经济上的)。还有人说这样可以促进教育回归家庭,胡扯。不应该是家庭教育才应该回归家庭吗?学科教育还是交给专业的学校和教师吧。

3、一刀切式减负并没有征求所有人的意见,个体受教育的权利和选择的自由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。负担重和快乐是一个很主观的感受,每个学生的学习能力、对学习的态度和兴趣也不一样,有人觉得轻松愉快,有人觉得吃力难过。每个人对自己的定位和要求也不一样,有的人就是志存高远,要追求较高的学习强度,学习使我快乐(literally)。
有人鼓吹“快乐教育”,还以欧美发达国家为例,不过,人家的"快乐教育"是给广大平民准备的,精英可不是接受这样的教育哦。另外,什么是快乐?懒惰、放纵带来的快乐廉价而短暂;更高的受教育水平、认知水平、知识水平,更富足的物质和精神生活,才是幸福和快乐的源泉吧。扪心自问一下,你是否后悔自己当年读书的时候,没有足够努力好学习?反正我是后悔的。

4、为了减负而减负,是形式化、运动式的减负。减负不是一个简单的“什么时候该学什么”的单纯的教育问题,而是一个复杂的、牵涉甚广的社会问题。这个问题太复杂了,那就复杂问题简单化吧,干脆一刀切。一刀切的可操作性就很好,有文件,有规章,大家照着做,不就有减负的样子了嘛,效果立竿见影。

但我们有想过这个事情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吗?这个负面清单,现行的课程标准,和所谓的“认知规律”、“教学规律”、“专家意见”,有足够科学吗?有与时俱进吗?

学习路径是复杂的,不应该是单线程的,可以是跳跃的,多点开花的,网状的,螺旋式上升的。什么时候学什么,不能学什么,都被规定得死死的,这个太细太绝对了,就不太容易符实际。


四、减负逻辑中的矛盾和困惑

1、从社会层面:知识和信息在爆炸,技术、思想和文明在发展,这对人的学习能力、学习强度、终身学习意识、适应能力、跨学科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从施教者层面:我们的教师素质在提高,教育技术在进步,软硬件设施在改善,教学效率和水平在提高。从受教者层面:学生成长的物质环境更好,眼界更开阔,可接触的教育资源和手段更丰富,家长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,家庭也越来越重视教育。在这样的的背景下,大力减轻学习负担(并且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学习是负担)是否倒行逆施?

堵不如疏,能不能试着换个角度,考虑一下:如何提高教育资源的利用效率和分配的公平性?如何提升教学效果和学生的学习效率?如何引导形成健康的学习风气(比如不要题海战术、死记硬背等),把精力放在有意义的学习负担上?不是要构建学习型社会吗?学有所获、学有所成才是真正的快乐,学得少而简单,只能叫安逸,并可能化为日后个人虚度光阴的悔恨和集体反智主义的窘境。

2、舆论一边喊华为挺住,一边喊学生减负;人们一边吹捧天才少年、国士无双,一边吐槽学习辛苦、读书无用。赞扬华为在全世界有20多个研发中心,上千名科学家,上万名工程师;报道诗词才女武亦姝,天才少年、石墨烯驾驭者、两次双发《Nature》的曹原;疫情期间钟南山,张文宏被捧上神坛……所以对个体的杰出,我们是追捧的,但是对于普罗大众,我们又会觉得“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”,做个快乐的普通人不好么?

个体的杰出是具体的、既成事实的,我们能看到它的闪耀并为之欢呼。如果你是“小明”,你学习辛苦,也很优秀,你就会成为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哪怕不那么优秀,你的勤奋,也会被褒奖。如果是“中学生”这个群体,他们学习很辛苦,但优秀的是少数,因为“群体中的大部分人都终将平凡”,那这个群体可能就是“被摧残的,急需减负的一代”。

3、一边鼓励小朋友多阅读多识字(只要不是偏难怪),一边又要限制各年级英文单词的学习量。一边鼓励中学生参加各种科创大赛(上海初升高以后有50分的综合素质测评,学科竞赛没有了,科创大赛方兴未艾),一边要限制数理化生的学习广度和深度。科创能力不是基于广泛而扎实的相关知识吗?创造性思维难道是知识匮乏后的胡思乱想吗?

一边强调要培养举一反三,探究性学习,创造性思维的能力,一边又限制教学内容的拓展和深化。数学里面很多看似超纲的内容,讲了,反而豁然开朗。


从完全平方公式,拓展到三元,四元完全平方公式,过度很自然,也便于学生理解多项式乘以多项式的本质。但我觉得我可能违规了。

4、之前看到一个新闻:2018年代表中国参加PISA测试的上海、北京、浙江、江苏四省市,在阅读、数学、科学三项测试中均取得了世界第一。(PISA测评是OECD(国际经合组织)组织的基础教育评估活动,评估对象是各国15岁学生在阅读、数学、科学三个方面的能力)。这里,我关注的重点是包邮区(上海、北京、浙江、江苏),包邮区能代表全中国吗?

我看到的各种升学焦虑、减负政策、广泛讨论大部分都发生在一线城市,而中国的绝大部分人口在三四线、县城镇,沉默的大多数就像海面下的冰山。中国太大了,地域差异太大了,不知教育政策的制定者是否充分考虑了这种地域差异。小镇少年们的学习情况如何,他们和他们的家长是怎么看待学习负担的?

无论如何,受影响最大的还是广大平民阶层,中高阶层总可以在市场上买到足够好的教育资源。而教育政策的影响是广泛而深远的,影响的是一整代人,且具有滞后性,若干年后问题才会显现出来。


勤学宝APP端
勤学宝PC端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购物车
0
留言
回到顶部